赵孟頫夫妇《秋深帖》大书法家的小浪漫

赵孟頫夫妇《秋深帖》大书法家的小浪漫

赵孟頫夫妇《秋深帖》大书法家的小浪漫
赵孟頫《秋深帖》 纸本,册页
纵26.9cm,横53.3cm,行书,18行
北京故宫博物院藏
释文:道昇跪复婶婶夫人妆前,道昇久不奉字,不胜驰想,秋深渐寒,计惟淑履请安。近尊堂太夫人与令侄吉师父,皆在此一再相会,想婶婶亦已知之,兹有蜜果四盝,糖霜饼四包,郎君鲞廿尾,烛百条拜纳,聊见微意,辱略物领,诚感当何如。未会晤间,冀对时珍爱,官人不别作书,附此致意,三总管想即日安胜,郎娘悉佳。不宣,九月廿日,道昇跪复。
这是管道昇给婶婶的问安、馈赠的家信,其笔力扎实,体态修长,秀媚圆活,畅朗劲健。
赵孟頫夫妇《秋深帖》大书法家的小浪漫
元代大才女管道升
管道昇(1262-1319),字仲姬,吴兴人,赵孟頫之妻,赵魏宫室封魏国夫人,《书史会要》载其“有才略,聪明过人”。她与东晋的女书法家卫铄“卫夫人”,并称中国历史上的“书坛两夫人”。
《秋深帖》局部:
赵孟頫夫妇《秋深帖》大书法家的小浪漫
《秋深帖》整篇文字断句、起笔不拘一格,结构错落有致,研读观赏之下,每一处的起笔、停顿、运势,都有其章法,却又化章法于无形,体现出书法家的艺术技巧达到了炉火纯青、出神入化的境界。
赵孟頫夫妇《秋深帖》大书法家的小浪漫
赵孟頫与管夫人感情至深,所以大部分专家认为,《秋深帖》应该是赵孟頫代替夫人管道升所写。从字迹上看,《秋深帖》笔体温和、典雅,正与赵孟頫的行书特点相契合。
赵孟頫夫妇《秋深帖》大书法家的小浪漫
专家推测,可能是赵孟頫代夫人回复家信,信笔写来一时忘情,末款署了自己的名,发觉后忙又改过,现在还可以看出涂改痕迹。原文题字为赵孟頫的字子昂,后修改为道升。这样的细节,足见夫妻情深,想想也是够浪漫的。
赵孟頫夫妇《秋深帖》大书法家的小浪漫
这封家书以赵孟頫的妻子管道升的口吻写道:“道升跪复婶婶夫人妆前,道升久不奉字,不胜驰想,秋深渐寒,计惟淑履请安。”当时季节渐入深秋,书信表达了他们对长辈的关心和思念。
赵孟頫夫妇《秋深帖》大书法家的小浪漫
信中还向婶婶讲述了家里的亲戚往来,“近尊堂太夫人与令侄吉师父,皆在此一再相会,想婶婶亦已知之”。
赵孟頫夫妇《秋深帖》大书法家的小浪漫
分享到 :
相关推荐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